• 浅析旱情对南城县水稻种植效益影响
  • 信息来源:南城调查队 发布时间:2018-11-07 阅读:次 字体:[
  •        

    自今年4月起,南城调查队持续关注南城县旱情,多次就旱情对15个农产量调查村进行调查。从持续调查结果显示,南城县部分乡镇旱情明显,对水稻栽种和生长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一、南城县2018年上半年降水偏少导致旱情


    2017年下半年以来,南城县降雨量严重偏少。据气象资料统计显示,2018年上半年南城连续数月降水少,平均雨量较常年同时偏少四成左右。大中型水库普遍蓄水不足,偶有降雨也是杯水车薪,比如汛期南城县水源地麻源库区已出现历年最低水位,就连城镇居民生活用水也形势严峻。同时大部分乡镇农业用水也紧张,部分乡镇旱情尤重,对春播和夏播都有影响。自4月下旬起,南城县降雨量有所恢复,但直至8月仍未恢复往年水平,且由于降水分布不均,部分村旱情依旧严重。


    二、南城县部分乡镇旱情较重


    (一)撂荒面积不容小觑


    就抽样调查的农作物面积遥感测量实地调查结果看,南城县15个农产量调查村,调查样方内春播水稻种植面积1018.43亩,夏播水稻种植面积1792.52亩,春播时撂荒22.94亩,夏播时撂荒80.83亩,分别占春播和夏播面积的2.25%4.51%。可以看出旱情从春播到夏播渐次加重。旱情主要在洪门镇、天井源乡、上唐镇,其中夏播撂荒面积洪门镇2个村共39.09亩,天井源乡1个村32.75亩,上唐镇2个村共8.99亩。


    就调查村来看,分属8个乡镇的所有15个调查村中都有种植中稻或二晚。其中分属5个乡镇的10个村表示,在零星降雨和抽水的帮助下,中稻和二晚均已栽插完毕,未有抛荒现象。但在分属其余3个乡镇洪门镇、天井源乡、上唐镇的5个村,因降雨分布不均、所处地势无法抽水等原因,合计有200亩中稻,270亩二晚最终未能栽种。


    (二)旱情导致部分水稻减产


    持续的旱情使部分水田少水或无水,尤其是一些地势较高、水利设施修建不完善的水田。这些水田在水库水位太低后无法抽水灌溉,只能靠天吃饭,旱情对这些水稻的栽种和生长都带来不利影响。


    除了因缺水而抛荒,调查中在上唐镇东湖村和株良镇融坊村都发现了不少二晚因等灌溉在8月初才开始栽种的现象。南城农户都说“不栽八月禾”,迟栽因误了农时,对二晚最终产量有不小的负面影响。


    对于已栽种的水稻,缺水影响也很大。7月末8月初是中稻孕穗至抽穗期,缺水对水稻产量影响最大。上唐镇太平村表示因库水不够,全村3500亩水稻用水都只能从村外的河中抽水,但有600亩水稻因地理条件限制无法抽水而旱情严重,水田已经出现了白地甚至干裂,至9月上旬旱情仍未好转;天井源乡周坊村夏播水稻2000亩,也有150亩旱情依旧严重;洪门镇红岭村栽种的1000亩中稻有800亩处在无法抽水的位置,好在8月中旬开始村里渐有降雨,但之前旱情造成的损害已无法避免。


    (三)旱情加重挫伤农户水稻种植积极性


    因天气干旱,水库蓄水不足,农户多采取抽水灌溉,但因此造成的人工费、电费和其他费用开销很大。加之今年粮价下跌,化肥、农药、人工、土地流转等费用上涨,农户种粮收益本已受到双重挤压,如今的旱情可谓雪上加霜。承包了1700亩耕地的天井源村大户郑有福,夏播时有300亩二晚因旱撂荒,加上因旱减产、粮价下降、成本上升等其他因素,表示去年还能赚20万,今年估计要净亏20万。在国家今年加快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减无效供给、适当调减水稻面积、下调粮食保护价的背景下,目前省市县都还未出台针对性比较强的扶持措施,种粮大户对水稻种植前景普遍感觉比较迷茫,水稻种植积极性大减,如果不是大部分承包耕地承租期未到,可能很多大户都要大面积减少明年水稻种植。


    三、相关意见建议


    大旱之时更显水利设施方面的漏洞:


    一是水利部门出于对防汛问责机制的考虑,防洪抗旱两权相较,更注重于防洪,忽视了水库的灌溉作用。有的水库在进行防险加固维修时,在原来基础上把溢洪道的高度降低1米左右,使水库蓄水量减少近三分之一,从而降低了水库原有的蓄水量,对农田灌溉能力造成了一定影响;有的水库则是在汛期到来之前就提前开闸泄洪,减少水库蓄水量来缓解水库后期防汛压力。


    二是部分小(一)型、小(二)水库承包给个人,导致农业用水蓄水量减少。


    三是许多沟渠使用时间长,缺乏改造和维护,沟渠沿途水渗漏严重,利用率低。


    建议有关部门加强担当意识,科学权衡水库防洪和抗旱能力,大力改善农田水利灌溉设施,充分发挥水库蓄水灌溉作用,合理利用水库、水塘、江河堤灌灌溉,提高抗旱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