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魅力南城 > 玩转南城 >

历史名人与南城麻姑山

发布日期: 2018- 07- 26 18: 39 浏览次数:

谢灵运

三谷题游诗

南州实炎德,桂木凌寒山。

铜陵映碧涧,石蹬泻红泉。

既枉隐沦客,亦栖肥循贤。

险径无测度,天路非术阡。

遂登群峰首,邈若升云烟。

00001. 羽人绝仿佛,丹邱徒空筌。

图牒复磨灭,碑版谁闻传?

莫辨百代后,安知千栽前?

且申独往意,乘月弄潺泼。

恒充俄顷用,岂为古今然!

    这首咏麻源三谷的五言古诗,是南朝宋诗人谢灵运(385-433)游麻姑山的诗作,也是麻姑山有史记载的第一首游麻姑山的诗。谢灵运是我国著名的山水诗人,一生好游历,当年他任临川内史,发现麻源三谷景奇山秀,泉清水碧,便顺麻港人麻源,游历了麻源的丹霞地貌后,写下了这首《人华子岗是麻源第三谷》的诗句,镌刻在麻源三谷的石壁上(现麻源水库坝址)。自谢公之后,登游麻姑山的文人墨客便络绎不绝。麻姑山分一谷、二谷、三谷,一谷为山南,在横排港一带;二谷为中区,是麻姑山中心景区,沿锦溪一带。三谷为山北,在上渚港至麻源水库一带。

颜真卿

仙坛书碑记

    唐大历元年(766),身为检校刑部尚书兼御史大夫的颜真卿( 709-785)因得罪权相元载,横遭贬逐,任吉州司马。大历三年(768),改任抚州刺史。在贬谪期间,正逢佛道之学盛行之时,神仙洞府深为官场失意者所羡仰。颜真卿在当时风气的熏染下,遍访抚州名山寺观,在抚州任上,他写了《抚州宝应寺翻经台记》、《抚州宝应寺律藏院戒坛记》、《麻姑山仙坛记》、《临川县井山华姑仙坛碑记》、《华盖山王郭二真君坛碑记》。而《麻姑山仙坛记》是他在大历六年(771)所写的作品,这篇作品居然有大、中、小三个版本,(现有唐、宋拓片藏北京、上海等地)可见颜真卿对麻姑山恋慕之深。他曾在《咏陶渊明》的诗中写道:“兴逐孤云外,心随飞鸟泯”。淡泊明志,翰墨寄情。这篇作品是颜真卿的代表作,被誉为“天下第一楷书”。据传,原麻姑山上的那棵唐大夫松就是颜真卿当年所栽。

刘禹锡

寻仙拜丰碑

    刘禹锡(772-842)小颜真卿61岁,他是中唐时期著名的诗人,官至礼部尚书。从永贞元年(805)开始,长期贬谪于巴山楚地达23年。在贬官期间,他游历名山大川,怀着对颜真卿这位前臣的仰慕,经抚州来南城,登游了麻姑山,并赋诗一首:“曾游仙迹见丰碑除却麻姑更有谁?云盖青山龙卧处,日临丹洞鹤归时。霜凝上界花开晚,月冷中天果熟迟。人到便须抛世事,稻田还拟种灵芝。”

白居易

雨夜话桑田

    白居易(772 - 846)字乐天,唐代著名涛人。元和十年(815),长安城中发生了暗杀宰相武元衡事件,他极力主张缉捕凶手,从而触犯了权贵,贬为江州司马。司马为州刺史的辅佐,本就是一个闲职。在任四年,他广结朋友,从事文学创作和游览。白居易来南城,先到河东景云禅寺,然后再“立马教人唤渡船”进入河西。他在河东游览了当时著名的景云禅寺,和该寺住持上弘和尚交为友。在朋友们的陪同下,白居易上了麻姑山,并小住数日。当时正值春夏之交,麻姑山古木森森,时晴时雨,云雾缭绕。他每日同文人好友,晴时登山访道,雨来把酒论诗,抒发世事沧桑之变,官场失意之感。白居易本身就是一个道教的信仰者,对麻姑山也就情有独钟。一日,与友人阁中听雨话诗,他趁兴吟道:“籍庭云色卷青山,昔有真人种得仙。金骨已随鸾驭去,古坛犹在石岩边。鸟啼花笑空朝日,树老松高积岁年。愿学麻姑长不老,擗麟开宴话桑田。”回江州后,他听说景云禅寺住持圆寂,还写了《抚州景云禅寺故律大德上弘和尚石塔碑》以示纪念。

晏同叔

感作麻姑诗

昔年权暂领军城,静爱仙山咏过春。

天上云车曾枉驾,域中鳌海几生尘。

明知绿发升真籍,堪笑苍颜预宪臣。

我若粗成忠国事,赤松争羡汉廷人。

    这是晏殊(991-1055)游麻姑山时有感而作的一首诗。晏殊,字同叔,临川人。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和著名词人,官至宰相兼枢密使。青少年时代,多次上过麻姑山。他十五岁考中进士,被视为神童。从诗中的感叹之词来看,应是罢相后回乡省亲时,应朋友之邀上麻姑山时所作。

曾巩

求学读书林

    曾巩(1019-1083),字子固,唐宋八大家之一。他幼年在南丰读书,二十多岁,拜当时享誉甚高的李觏先生为师,就学于李觏先生门下。庆历三年(1043),李觏在南城创办盱江书院,又经常带学生到麻姑山读书林讲学,来麻姑山听讲的各地学生趋之若鹜,曾巩也是其中学有成就的佼佼者之一,他是李觏先生的得意门生。在麻姑山他写了《游麻姑山》、《丹霞洞》、《送南城尉罗君》等七言古诗,《半山亭》、《碧莲池》、《流杯池》、《七星杉》、《瀑布泉》、《颜碑》、《桃源》等七绝。庆历六年(1046)八月,应仙都观主管道士凌齐业之邀,写了《仙都观三门记》,对仙都观之规模“唯王城为然”,山上“官从而侈也”的格局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因凌齐业是“里人也,不能辞”,但是写记归写记,有观点还是要说的,“不以人之情易天下之公,齐业之取予文岂不得所欲也。夫岂以予言为厉已也”。

杨万里

题记藏书楼

    淳熙十四年(1187)春,曾任礼部右侍郎的南宋诗人杨万里( 1127-1206)游览了麻姑山,他在山上整整住了一个月,是在麻姑山居住最久的外籍名人之一。他独自藤杖芒履辗转于三十六峰之间,或…壶琼浆,弹高山流水,或走寺观庙宇,同僧人道士谈古说今。当时适逢藏书山房维修竣工,对麻姑山学馆来说,自然“谈者以为盛事”,故请杨万里题记,杨万里应允,作《麻姑藏书山房记》一篇。

八帝王

敕封麻姑庙

    宋代,是江西宗教发展的高峰时期,也是麻姑山道教的一个突出的发展时期。北宋咸平二年(999),真宗赵恒“赐御书百余轴”给麻姑庙,并敕牒改麻姑庙为仙都观,“赐御书旌耀”。

    北宋皇佑三年(1051),仁宗赵祯下诏,以“明堂之门”用篆书和飞白二体御赐仙都观。

    北宋元丰六年(1083),神宗赵顼封麻姑为“清真夫人”。

    北宋元佑元年(1086),哲宗赵煦封麻姑为“妙寂真人”。

    北宋宣和六年(1124),徽宗赵佶封麻姑为“真寂冲应元君”。

    “元通宝殿”赐仙都观。南宋嘉熙元年(1237),理宗赵昀封麻姑为“真寂冲应仁佑妙济元君”。

两丞相

主管仙都观

    麻姑山仙都观经过历代帝王的敕封,可谓名声远播,山上的主要宫观——仙都观通常都由主持道士监管,但历史上却还发生过两位宰相曾主管仙都观的事情。一位是宋代政治家、文学家,徽宗时期任宰相的李纲(1083-1140),他受排挤时曾“下放”到建昌军任仙都观主管。他来到建昌军,实际“上班”与否,还是个问号,因为这种“安排”只是对他的一种贬谪。他曾写过一首《游麻姑山》的诗,“鲁公词翰勒山巅,鲠峭风姿却喜仙。假道来游非偶尔,追寻遗迹更茫然。野花芳草真成梦,老鹤乔松不记年。淮谓瑶台无路到,月明风露正娟娟。”李纲这时的心境可见一般。还有一位也是南宋名相,即民族英雄与文学家的文天祥(1236——1283),也任过仙都观主管,按《正德建昌府志》载:“文天祥,字履善,庐陵人,宝佑中乞祠主管建昌军仙都观。”《文山先生全集》卷十九,《文丞相传》中也有,“乞祠得主建昌军仙都观”的记载。倒底这位文丞相“上班”多长时间,还待进一步考定了。

李东阳

麻源探胜迹

    李东阳( 1447-1516),字宾之,茶陵人,明朝弘治年间曾任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他慕名登游了麻姑山,又寻谢灵运足迹到麻源三谷探胜,并有《游麻源三谷》诗一首:

驼峰隐地隆隆起,万里江湖忽见之。

雪拥高原增突兀,日斜疏树学参差。

来惊汉节随风远,去逐秦鞭度海迟。

独有嘉名吾在耳,为君开卷一题诗。

李梦阳

锦溪赋酒诗

何泉下山城下流,溪上十家九酒楼,

老夫纵醒欲何往,此物名高十二州。

    这是明代文学家李梦阳(1472-1530)的诗句,他当时任江西提学副使,经常下到各府、县督办府学、县学之事。正德七年(1512)他来建昌府督建盱江书院,在地方官员的陪同下,游览麻姑山。他过龙。门桥,来到会仙桥,观望锦溪旁一家挨一家的酒楼,闻着麻姑山米酒:飘出的香气,情不自禁写下了这首诗。这是一首酒诗,也是…幅画,麻姑山仙都观前,楼肆层层,酒旗招展,好一幅山中热闹的商贸景象。

汤显祖

常作麻姑客

    汤显祖(1550-1616),字义仍,号海若、清远道人,晚号若士,临川,以戏曲“临川四梦”而享誉我国戏坛。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汤显祖在从姑山求学于罗汝芳门下。他上过多少次麻姑山没有记载,但在《汤显祖文集》中有关南城的诗歌有40余首,其中邀客上麻姑山,送客至麻姑山,麻姑山上送客的诗就有20余首。他的幼年、中年、老年都与南城,特别是麻姑山、从姑山结下了深深的情缘。即使是贬官至广东徐闻,路经南城、还作《入粤过别从姑诸友》。他最后弃官在家,也时念南城友人,或来南城作客。他在《耳伯麻姑游涛序》中写道:“世总为情,情生诗歌,而行于神。天下之声音笑貌,大小生死,

不出乎是。”汤公心迹,足可知矣。

徐霞客

两上麻姑山

    徐霞客(1587-1641)是明代著名地理学家和旅行家。三十多年间,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流传至今的《徐霞客游记》中记载着他两上麻姑山的全过程。崇祯九年(1636)十一月初二,出建昌南门,西行至麻姑山足,再登山至半山亭,见溪水如卧龙蜿蜒。E玉练双飞,发出了“麻姑以水胜”的赞叹。过仙坛,再上十里至王仙峰,下张坊,夜宿华严庵。初三经丹霞洞,过飞炉峰,下山宿县城。初四出建昌东门,游从姑山。初五至硝石,初六至竺由,初七入新城。在新城、南丰旅行后,十四日至磁圭,十五日至路东,十六日人南门进城,十七日在河东景云寺参观后至麻源,十八日嘛姑山,夜宿芙蓉峰三仙祠.,

施闰章

仙山评仙酒

    施润章(1618-1683),清代文学家,官至刑部主事,后任江西参议,多次往来建昌、抚州。他文章淳雅。尤工于涛,与宋琬齐名,时称“南施北宋”。他来南城登麻姑山,曾有《游麻姑山》七曹古涛一首:“石梁之上龙湫口,野店三家卖山酒。昧比蔗浆色菊黄,佳者冷冷如白玉。我来桥上呼一杯,惊涛转壑山花开。花雾蒙蒙人自醉,醉闻泉响失酣睡。再沽一斗三百钱,不争酒好争神泉。水浅蓬莱知几度,一勺犹传丹井处。碧莲池改洞云迷,君看谁解游仙去。”诗中写了山民酿的米酒色好、味甜,主要是麻姑山神功泉的水好,这种米酒就是唐宋以来被作为贡酒的麻姑酒。

曾国落

登游麻姑山

    咸丰八年(1858)九月初九,曾国藩(1811——1872)率部进驻建;昌府,十一日便派人到山上挑泉水一担供其饮用,山僧又送来麻姑酒请其品尝。曾国藩一来建昌就派人查寻上道路,可见麻姑【IJ在他心中向往已久。十六日吃过早饭,偕同地方官游麻姑山。麻姑山官观本是郡城官民祈祷朝拜之所,咸丰六年(1856)被太平军焚毁。所以这次曾国藩上山除游览自然景色外,官观胜迹,可观者甚少,连麻姑庙中的麻姑神像都没有看到。午饭后游丹霞洞,傍晚回到龙门桥小憩,感叹“麻姑山之胜,以此为第一”。可见千年麻姑人文胜景在那时就已毁得差不多了。十月十二日游麻源三谷,见东岸有摩岩“云门二字,谣岸摩岩字很多,但字迹模糊,辩认不清。中午在栖云庵休息,傍晚才回县城。

毛泽东

小憩半山亭

    1932年6月到年底,蒋介石三次“围剿”失败后,对中央苏区采取守势,中央苏区进入了一个比较稳定发展的时期,党内“左”倾机会主义者盲目乐观,制订了“攻打赣州”等城市的盲动主义路线。毛泽东指出:我们要利用敌人进攻的间隙,在巩固苏区的基础上,集中红军主力向白区推进,扩大根据地。

1932年8月22日,毛泽东率红一方面军部分官兵从宜黄翻过英蓉山经石坪来到麻姑山。中午时分到达半山亭,毛泽东和随行人员在半山亭稍事休息,吃了午饭后在半山亭察看南城地形。下山后,毛泽东同罗荣桓、左权、罗炳辉等沿着黄家围、姚家巷到达大竹山。当时,南城县城集结许克祥、毛炳文等部17个团的兵力,还有南丰、黎川等县的地方保安团。县城城墙高,登高山上有碉堡和土围工事,土围,大竹山前是一块开阔地,根据这种地形,毛泽东在大竹山密林中开了一次战地会议,研究打不打南城的问题,最后“周恩来、毛泽东、朱德乃决计不攻南城,改令红军在南城、南丰、宜黄一线分兵筹款和发动群众。”当天晚上毛泽东住在麻岭下危家祠堂。

 


来源: 南城